但仍有3名矿工被困井下,因在景三保的私开煤矿上做饭

记者从湖南省衡阳县证实,3月15日10时50分左右,衡阳县杉桥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3名矿工被困井下。

网曝山西晋中灵石俊豪煤化公司偷逃巨额税款无人过问在山西省灵石县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名叫景三保。在灵石县提起景三保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景三保之所以闻名于灵石县是因为其臭名昭著、恶名远扬,现将景三保的劣迹拣其要者列举如下:一、忤逆不孝,弑父弃母;通奸乱伦,猪狗不如。景三保系山西省灵石县两渡镇余家庄村人,1960年4月3日出生,青少年时期游手好闲、偷鸡摸狗,长期无正当职业。景三保的父亲在世的时候,当时已是八旬
老翁,正需要儿女尽力照顾。景三保不仅不嘘寒问暖、关照好老人的生活以尽作为儿子的孝道,相反是对老父亲非打即骂。2006年8月的一天,景三保在同其弟
媳(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姓名不便透露)通奸的时候,被老父亲撞个正着。景父气极骂景三保是个畜生,谁知景三保恼羞成怒,一掌将景父推出老远,扬长而去,致
景父当场昏死过去,之后不到一星期,景父便撒手人寰、含恨九泉。景三保的母亲如今还健在,也已年过八旬。景三保拒绝赡养老母亲,理由是他家里干净,嫌老太太脏怕把他家给糟蹋了。景三保如今手中有两三亿的资产,但在景母
生病时大老远去到景三保家对景三保说:“你和你老婆有病就去北京看病,妈现在也有病了,你给妈一千元钱,过年之后让你哥带上妈去镇上卫生所看看”,不料景
三保却对景母破口大骂:“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还不赶紧下去陪我爹去,你就不嫌我爹一个人在下面孤单?”将景母赶出门外。二、村匪村霸、坑害村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刘家沟矿本来是用于解决余家庄全村的生计问题的一个矿,但被景三保霸占,开采多年没有给余家庄村民一分钱,因开矿还导致余家庄村水源枯竭、房屋裂缝。只要有村民敢去矿上找景三保理论的时候,景三保及其子景俊林就对村民大打出手。景三保在余家庄横行霸道,村里多数男人都被景三保无端殴打,有时是酗酒打人,有时是因嫌对方回答问题太慢打人,有时看不顺眼打人,打人的理由千奇百怪、千变万化。余家庄村里稍有姿色的女人,几乎都被景三保趁男人不在家的时候给强奸,有的还被多次强奸。受害人慑于景三保的淫威,怕遭到景三保的报复,都不敢举报,只能
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村里有三户人家的妇女多次被景三保强奸,万般无奈,只能举家搬迁到外村居住。还有一位是景好管的媳妇,无经济实力在外买房但又不堪忍受
景三保的骚扰,只好抛家弃子,另嫁他乡。余家庄村里有一名叫屈梅荣的女孩,因在景三保的私开煤矿上做饭,景三保见其长得楚楚动人,便乘机将屈梅荣强奸。事后,屈梅荣辞职不干跑回家中,景三保抱上
雷管炸药到屈家威胁,扬言若不依他便将屈家一家全炸死。屈梅荣迫于景三保的淫威,为了保全一家人的性命,只好屈从景三保,继续到矿上做饭,实际上就是供景
三保淫乐。可怜的屈梅荣无名无份,被景三保霸占至今,还为景三保生下两个孩子。尽管屈梅荣为景三保生了孩子,但却没有丝毫的地位,稍有不从,景三保便拳脚
相加。屈姓姑娘可真“屈”到家了!三、巧取豪夺,攫取不义不财;丧尽天良,镇压无辜百姓。2006年7月,景三保的刘家沟矿(已被政府取缔但景三保又私自开挖)发生坍塌事故,将在矿上打工的余家庄村民秦昌顺砸成重伤,当工人向景三保报告情况并
告知景三保工人秦昌顺伤情的时候,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景三保为省下一部分赔偿费用,命令外地工人将秦昌顺“弄死”在井下,制造秦昌顺工亡的假象,事后以
低于工亡的标准赔偿秦昌顺家属一笔微薄的赔偿金了事。景三保为抢夺煤炭资源,将巷道打到紧邻的吴子清煤矿的采区内,致使两煤矿的主巷道贯通。贯通以后,景三保让吴子清后退把资源留给自己,吴子清当然不从。于
是,景三保、景俊林带领多个打手手持砍刀、木棍、火枪威胁吴子清,又花巨资雇佣黑记者,在网络上歪曲丑化吴子清。吴子清在景三保的迫害下,惊吓过度导致大
病一场,从此之后一蕨不振。景三保秉承了土匪的光荣传统,只要在是在余家庄地面或地下开办煤矿的,无论是灵石煤矿,还是晋灵煤矿一坑、二坑、静李煤矿,景三保都会打上保护群众利益的
幌子,向这些煤矿进行敲诈,少则十来万,多则三四十万。煤矿胆敢不从,景三保及其子景俊林便调动爪牙,假扮村民进行堵路堵井,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
这些煤矿在景三保及其子景俊林的折磨下,不堪其扰,往往答应了景三保的无耻要求,将钱付给景三保。景三保拿到钱之后,村民自然不可能得到一分一文。景三保以静李煤矿占用了余家庄的土地为借口,要以低于市场价很多的价格垄断静李煤矿的销售大权,见静李煤矿不同意,恶棍景三保及其子景俊林便纠集太原的黑
社会势力,用卡车接来二百多名打手,统一着装,手持砍刀、钢管、火枪,对未经景三保允许来静李煤矿直接买煤的客户大打出手,致使大客户闫仲雄的侄儿闫威重
伤。四、巧设机关,私挖滥采;挖空心思,偷逃税款。2008年4月份,景三保在灵石县静升镇尹方村建了一座洗煤厂,景三保大概是从《地道战》的电影中汲取了灵感,充分发扬游击队的优良传统,俊豪煤化公司在建厂选址、建设时,可谓煞费苦心、构思巧妙。俊豪煤化公司在外面看起来,也就是一普通洗煤厂,可谁也想不到的是,洗煤厂内居然有一个私开的煤矿。俊豪煤化公司的厂区内有一个煤矿井口,井口的具体位置
在煤化公司皮带运输机的正下方,矿井内开采设备齐全。该煤矿无任何合法的生产手续,但长期以来却能够一直生产至今。政府虽然三令五申,组织人员数次关闭私
开煤矿,但由于俊豪煤化公司院内的私开煤矿设计极为巧妙,生产的原煤通过早已安装到井下的皮带直接运往授煤坑,外观极为隐蔽,导致长期未被政府有关部门发
现。尹方村民经常能够听到俊豪煤化公司院内的私开煤矿地底下炮声隆隆,驻足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矿井底下生产的原煤源源不断的运往授煤坑。此私开煤矿的长期开
采,不仅造成了国家矿产资源的极大破坏,也严重影响了尹方村民的正常生活,更给尹方村村民的住房、土地造成裂缝,给安全造成了极大的隐患。俊豪煤化公司的主业是洗精煤,主要销售客户是灵石县中煤九鑫、灵石县天星煤气化公司。景三保、景俊林为了偷逃国家税款,于2011年6月在河北省安平县,
注册登记了天利工贸有限公司。天利工贸公司的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在河北省安平县既没有经营场地、办公场所,也没有生产设备,更没有产品,根本就是一个
皮包公司。灵石县俊豪洗煤厂每年有大量的精煤销往中煤九鑫、天星煤气化公司等焦化厂,在同中煤九鑫、天星煤气化等焦化厂结算时,贿赂公司领导,景三保、景
俊林就用天利工贸有限公司进行结算(因河北税票的税种少、税率低)。这样便导致灵石县国税、地税两局的巨额税款流失,初步估计偷逃税款至少在近千万元人民
币,严重破坏了国家的税收管理制度。景三保的恶行,在灵石无人知,无人不晓,善良百姓多次向公安局报案,无奈景三保买通了公安局,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希望广大网友们,可怜可怜灵石县的人民,将此文广为转发,以期引起领导的关注,那就是对灵石人民最大的帮助。

近日,记者接到山西省洪洞县苏堡镇东尹壁村群众的举报,2011年12月10日下午,该村村民尉亮在乡宁县裕丰煤矿发生矿难死亡,事故发生后,乡宁县裕丰煤矿与死者家属协商以81万私了。2012年1月3日,记者驱车来到乡宁县裕丰煤矿实地调查、落实。该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们去公司吧,这边没有领导。”记者又驱车来到该矿所属的公司,一位自称姓何的经理给记者说:“这个公司
已经与发生事独家故的外包公司解除合同,我们现在只能给他们擦屁股了。再说县煤炭局纪检书记也给我打过电话说‘裕丰煤矿12月10日你煤矿有一起死亡事
故,有媒体举报到煤炭局了’,这件事故我也不太清楚,你们也不要调查了,在这个煤矿能承包生产的人,也不是一般人,给政府领导都有关系”(有录音资料)乡
宁县裕丰煤矿位于临汾市乡宁县吉家原乡,据记者了解该矿死亡事故发生后,煤矿派出专人驻扎北京,对媒体发放“封口费”,企图封锁消息。可是到目前,乡宁县
还没有成立专案组,立案调查。这不禁让社会民众惊咤:难道事故瞒报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猫腻”?记者在乡宁县裕丰煤矿看到,违法生产还在继续。在洪洞县苏堡镇东尹壁村,记者见到了死者尉亮的妻子师水玲,1977年5月22日出生的师水玲满脸沧桑,抱着97年7月21日出生的儿子尉聪聪和06
年元月27日出生的女儿尉婷婷望着丈夫的遗像不住的流泪。矿难在煤炭开采行业并不少见,国家为遏制矿难频发采取多种严厉措施加强管理,然而在国家严格管理
的高压态势下,乡宁裕丰煤矿矿主在利益的驱使下,在矿难发生后仍然铤而走险,采取瞒天过海策略,恶意隐瞒发生矿难的事实真相。编者按:我们并不缺少法律和制度,但是,“血铸的条文”却无法阻挡安全事故一再发生,归根到底,矿难不是制度与技术问题,是人的问题,是腐败问题,当
人性发生了“矿独家难”,无辜的农民工和血铸的制度就会一起陪葬。然而,总有一种麻木让人窒息,总有一种残忍令人愤怒。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拿农民工的生
命开起了玩笑,毫无理性地把农民工往鬼门关上推,近日,山西省乡宁县裕丰煤矿发生矿难后,隐瞒事故真相,与死者尉亮的家属私下以金钱协商了结。第一线索编辑留言:网上一搜“裕丰煤矿”,好家伙,又是找公关做了优化,还出现了“今晚乡宁裕丰煤矿做饭给你吃怎么样”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优化标题。所以,编辑也取了个搞笑标题聊博大家一笑。
3月5日,编辑又用关键词在网上搜了一下,那帮傻瓜水军又在发贴,大概发了几千个贴,终于把负面刷到了第二页,没关系,第一线索继续推荐,让他们花了黑钱没效果

据了解,事故发生时杉桥煤矿共有39名工人在井下作业,事发后有36人顺利升井,但仍有3名矿工被困井下。据现场救援人员反映,曾听到从井下传来的敲击声。

目前,当地相关部门正在全力组织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