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吕梁方山县鼎盛铝矿矿难瞒报曝光,选矿区还没有最后验收

几个月前网站刊登了河南省三门峡市义煤集团耿村煤矿38年工龄老职工孙红甫因领导派工受伤死亡,在家属运送尸体的过程中惨遭矿区领导指使的数百名保卫人员及黑社会闲散人员的围攻,多名家属被打伤而死者尸体惨遭踩踏的新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近日,死者的家属又给本站编者发来几封求救信,在这几封信件中,他们断断续续地讲述了此案发生之后矿区领导拒不解决事件,并指使他人夜侵他们家,盗窃此案重要证据的事情。

健康中国新闻网综合讯()据网络导报报道:“我们那里有个选矿区,每年有大量污水流入河里,致使河水不能灌溉农田,不能洗衣,甚至不能洗手。”江西省铅山县陈坊乡网友投诉称,该乡万年村一选矿企业没有环保验收报告,却已生产5年。
偏僻山村里的选矿企业网友所反映的选矿企业位于陈坊乡的万年村。万年村理理位置偏僻,离铅山县城有近60公里距离。据选矿区尾矿库的安全运行标示牌显示,该矿由铅山县蓝翔矿业有限公司开发。记者在选矿工作区看到,有一根塑料管正不断地向尾矿库排放着污水,尾矿库下方则是一个中和沉淀池,沉淀池里浮满黄色的泡沫。沉淀池有一个缺口,溢出的
水通过缺口流向矿区外的水沟,在沟壁上可以看到长年排污所致的黄色残留物。在尾矿库附近,大片的农田长满杂草,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了。车间责任人杨立富告诉记者,该企业的生产废水全部排到尾矿库,经过沉淀后再排到尾矿库下方的中和沉淀池,再用抽水机把沉淀池里的水抽到车间循环使用。但记者在现场看到,沉淀池里的抽水机并没有工作。对此,杨立富表示抽水机坏了,他还解释道,要不是抽水机坏了,也就不会有水排到矿区外,现在车间用水都不够,还得从旁边的小河抽水用。在生产车间,杨立富告诉记者,选矿区主要是精选铅锌,因为当天设备故障停产,需要一天的时间维修,现在加工的是萤石,所排的水也是加工萤石的水。记者表示想查看环保相关手续时,杨立富称相关手续都在铅山县城的总部,现在看不了。

山西吕梁方山县鼎盛铝矿矿难瞒报曝光!

据死者的家属介绍,在孙红甫出事之后,矿长避而不见家属,并在矿上散播谣言,捏造事实。围攻哄抢孙红甫尸体当天,矿上保卫人员及黑社会闲散人员强行将尸体安放在耿村矿职工医院太平间,并设置两道岗,安排数十名保安24小时轮换监管。而他们也一并被监视起来,人身自由遭到限制,根本无法正常地生活。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尸体刚被监管的三个月的时间内,适值天气正炎热的时期,矿方却故意数次停电加速尸体的腐烂,令家属非常痛心。

蓝翔矿业涉嫌违规生产五年在蓝翔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地,蓝翔总经理蒋剑告诉记者,选矿区还没有最后验收,目前正在报验收手续。至于为何生产5年一直没拿到验收报告,蒋剑没有做正
面回答。当记者问,在没有验收的情况下,省、市、县环保部门是否同意生产,蒋剑说:“试生产可以。”对于萤石加工,蒋剑告诉记者,现在也只是试生产,手续
正准备上报。在蒋剑的办公室,记者看到2008年3月江西省环保厅下发的《关于铅山县蓝翔矿业有限公司日选300吨铅锌矿石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批复指
出:项目完成投入试生产前应向环保部门报告,并经上饶市环保局检查同意方可投入试生产,投入试生产3个月内必须按规定程序申请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未经验收
或验收不合格的,不得投入正式生产。而记者在一份《关于铅山县蓝翔矿业有限公司日选300吨铅锌矿石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的申请报告》上看到,该项目一直到2011年7月6日才被上饶市环保局同意3个月时间的试生产。试生产期限过后,验收报告仍没有审批下来,但企业并没有停产整改,而是继续生产。环保局承认企业违规生产5年没有通过验收,却一直在生产?记者到铅山县环保局了解情况,管理股的吴股长接受了采访。吴股长告诉记者,蓝翔集团正在报验收申请,在去年开始报试生产,一直到今年试生产时,批复才下来。吴股长承认,目前试生产期限已过,但企业还在生产。尤其是萤石项目,完全是违规生产,在环评和试生产的批复上都没有此类项目。环保部门曾口头提出关停,下一步会要求企业立即关停。当记者问为何手续不全还可以继续生产时,吴股长说了几点理由:一是因为前几年金融风暴的原因,企业没有正常生产,所以没有把申报放在日事议程。二是因
为上级环保部门的工作比较忙,不是一报就可以下来审核批准。三是从人性化管理来说,不能对企业管太紧,不可能期限一过就停工。四是因为当地企业环保工作人
员素质有限,达不到要求的标准,所以要经常整改。

多年来,非法开采,矿难事故,新闻报道已不足为奇。但是查处隐瞒事故,主要领导受牵连,撤掉乌纱帽不光
在山西,就是在全国都还是新闻。特别是2011-06-20《安监总局印发生产经营单位瞒报谎报事故行为查处办法的通知》为严肃查处瞒报谎报生产安全事故
的行为,促进生产经营单位及其人员依法依规报告生产安全事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制定了《生产经营单位瞒报谎报事故行为查处办法》,明确了瞒报、谎报事故行
为的认定标准,并规定单位主要负责人对事故报告负总责,并对瞒报、谎报事故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后,各地的隐瞒不报事故已不多见,但是山西省吕梁市的方山县又
有人举报一起隐瞒不报事故。

矿区领导“解决问题”被指“走过场”

家破人亡,人走家空,死者胡大留下了一个荒废的家,为吕梁房山县的铝矿献出了生命

据死者家属称,2011年6月14日,矿上出于舆论压力,供应科科长陈春亮打电话通知死者家属在当日下午三点半,到矿派出所与矿长见面商议孙红甫死亡一事,并称务必要死者的妻子王玉环到场。

接举报

当天下午,家属在矿派出所二楼会议室见到了矿长吴同]性、矿纪委书记崔北方、统筹办的领导、供应科科长陈春亮、供应科书记郭志国、及矿派出所所长等领导。同时矿上派人给在场的家属拍照并录像。

在方山县大武镇新房村有个铝矿开采者,一个人有三个矿区,当地人都叫它飞机场、加油站、洗煤厂铝矿。在5月底前发生了一起矿难事故,井下塌方致使一人死亡,事故发生后,,矿老板通知包工头,当即就把死者拉到河南隐藏,封锁消息,私下协商,出封口费,隐瞒事故至今。

因为两个月来矿上的百般刁难已经致使死者的妻子王玉环精神崩溃,视力严重下降,所以她并未到场。
当日下午派出所的领导向到场的家属宣读了他们调查的“事情经过”,但此调查结果与家属掌握的实际情况截然不同。面对家属的质疑,矿区领导却不耐烦的说:“事情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现在问这么细没有什么用。”随后,他们向家属宣读了些不相干的政策条例。

难道方山县的领导、有关职能部门真敢于国家的法规叫板吗?经工作人员实地多日了解,事实确实如此。

当提及死者儿子孙明明被供应科领导丁建林威胁一事,供应科书记否认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供应科科长陈春亮却接过话说:“那是个人行为,与矿方无关。”
当问到矿方对此事的处理结果时,会议室鸦雀无声,无一人应答。矿长吴同性傲慢的说:“杨村矿有个人伤亡
放了半年,最后还不是家人自己乖乖的给人拉去火化了,你们亲戚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吧!最近因为这事,记者也来了不少,都是些非主流的,已经都给打发走了。

方山县大武镇新房村调查

矿长吴同姓蛮横的态度,并无解决问题的诚意,他们所谓的“解决问题”就是给家属录像,证明自己已见过家属,并要求家属先将人安葬。这种搞形式走过场的行为让家属寒心。

在方山县的大武镇新房村了解到,这个地方确实有几个铝矿场,老百姓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名字,但是知道,死
人的那个矿,人们都叫鼎盛铝矿,包工头是河南省林州市人,老板姓赵。死者是临汾市土门镇西头村人。当时死者的老乡7、8个人都在这个矿上干活,出事时有几
个老乡都在场帮忙,具体情况比较了解的。一位村民说:最近有几拨□□□来过,听说还去了县的安监局,政府领导都知道此事。

矿区职工同情家属遭矿长威胁

死者家乡工友的调查

据死者的妻子王玉环7月6日给记者发来的信件讲述,孙红甫死亡之后,矿方对此事视而不见,编造各种理由推卸责任,对于死者的死因,至今未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矿长扬言:“矿上有的是钱,在河南省你随便告,打官司也要用钱啊!”

7月2日,工作人员来到临汾市土门镇西头村,工友述说:那是今年5月28日,正在干活突然塌方,一块石
头砸下来,就把郝胡大给砸个正着,可他只有26岁呀,我们临汾的工友帮忙拉出来,但是工头来后就直接给送到河南去了。后来协商赔偿51万元,但是协议上写
的是50.6万元,法人签字的是姓张,日期是5月30日。出事后不让我们乱说,都让放假回来,以后再说,我们都不想去干了,不出事不知道,出事后才知道,
这个铝矿手续不全,不给我们签劳动合同,不买保险,就是基本的赔偿都达不到。最让我们气愤的是,发生事故后,与死者签的协议上写的全是矿工的责任,没有矿
方的任何责任,既然没有责任为什么又要封锁消息,隐瞒事实,拒不上报呀?就是欺负我们矿工的一种行为,我们决定不再给这个黑心矿主干活了

孙红甫一家的遭遇得到了矿上职工的一致同情,但是矿长却态度蛮横无理地在会上警告:凡在职职工谁与孙红甫家属来往或替他们说话,就地开除。矿上大部分在职职工受其管制都敢怒而不敢言,而多名已退休的老职工也感到愤愤不平,他们也曾自发组织起来找矿长讨说法,但是矿长态度生硬说:“这事你们管不了!”便把他们打发出门了。

家属遭跟踪监视 重要证据被窃煤矿安全网www.dgblog.net

在10月8日王玉环给编者的一封信中,王玉环称其全家依然受到矿方的跟踪和监视,同时矿方仍然派车24小时堵在太平间门口,监管遗体。矿上领导扬言:“再堵个三、五年他们家属又能怎么样,能把天翻过来?有本事就叫他们去告,拖死他!矿上无非是给监管人员每月工资涨600。”

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5月26日,由于悲伤过度,王玉环的眼睛视力模糊到洛阳做手术,当天矿上某领导打电话得知他们一家无人在家的情况,晚上王玉环的家中就遭到了盗窃,曾保存有矿方围攻他们一家家属现场照片的相机,以及孙红甫生前的手机等物品被盗,这件蹊跷的事情对这个悲惨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拒不解决问题的原因竟是“没死在矿上”

11月15日,记者又一次收到王玉环的来信,在信中,王玉环提到了矿方拒不解决问题的原因,按照王玉环的说法,今年8月30日上午,矿方到其家中称要给他们解决问题,但是却依旧是在推脱责任,矿方领导代表说:“就算领导派你出去,但没有死在矿上不能算工伤,出事到现在已经130多天了,你们还气呢?!你们家人天天受煎熬,人死不能复生,还是把人火葬了,入土为安…。”

时至今日,离孙红甫因派工伤亡已经七个多月,但是矿上依然不予以解决,他们推脱责任,歪曲事实真相,抢夺尸体,监视跟踪死者家属,而此案重要证据的失窃也很难说与矿方无关。在此死者家属恳请相关的领导能尽早过问并解决此事,严惩那些胡作非为的企业暴徒。给他们一个说法,早日还他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