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峰煤矿瞒报事故行为已构成违法,而矿方并没有及时向当地有关部门上报这起安全生产事故

山西频发的矿难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山西省政府一直要求各地把安全生产工作作为头等大事抓紧抓实抓好,全面排查安全隐患,并确保整改到位。对不能保证安全生产的,该停的停,该关的关,决不姑息迁就。对欺上瞒下、欺骗检查、违法违规生产的要严厉打击,坚决取缔关闭。
2011年9月15日,山西第一线索网独家省运城市平陆县普大集团安瑞煤业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此事故造成一名矿工遇难两名矿工受伤,而矿方并没有及时向当地有关部门上报这起安全生产事故,而是采取私了封口的做法隐瞒了这起矿难。
噩耗传来矿难击碎幸福家庭
9月15日凌晨3时许,位于山西省平陆县曹川镇安瑞煤矿发生一起矿难事故。知情者反映称,安瑞煤矿井下出现安全事故,致使作业矿工张保军死亡,另有富强受伤。矿难发生后,矿方没有积极上报当地政府和安监局,反而一边把遇难矿工尸体存放在河南省三门峡医院,一边联系家属代表商议赔偿事宜。后在平陆县宾馆大金禾
煤电办事处,由靳免华(马坪村村委主第一线索网独家任)、王红军(村支书)、张占英(副主任)、张先典(死者大伯)等参与私下赔偿事故调解。以矿工张保军出现交通事故意外致死为由,达成赔偿和保密协议。矿方给付高额50多万元的赔偿金,要求家属对外保密、不追究矿方责任,快速安葬死者。而矿方又在矿难发生后继续恢复生产,企图隐瞒不报这起矿难事故。
10月25日早,记者来到了仅有二十余户的小村庄曹川镇椿头凹村,记者随即问了该村村民,村民对这件事情都知道。遇难矿工是本村人名字叫张保军,今年37岁,妻子董青红,家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最小的男孩子今年2岁,并有村民带记者来到张保军的家。当天张家没有人在第一线索网独家,记者看到张家甚为贫穷。村民告诉记者:这家人够不幸的了,张家就保军和他姐姐两个,保军和他姐夫同在安瑞煤矿上班,出事当天保军身亡,他姐夫受伤,这边要忙着安葬那边还要在医院照顾伤者。保军父母张根蛋和吴银铛自孩子出事后就不多言语,沉默反常,每天只是以泪洗面并照顾膝下孙子张天宇。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幕悲剧太惨,赔偿钱又有什么用,人再也回不来了。
安瑞煤矿一直正常生产
下午,记者来到安瑞煤矿,通往矿区的路边停着十来几辆运输煤炭的车辆,正在排队等待装煤。众司机对记者说,安瑞煤矿生产一直正常,就从来没有停产过。
至此,一名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无情的被矿方刻意隐瞒下来,矿工死了,甚至连他死因都被矿方嫁祸于交通事故意外死亡。
矿难瞒报,是对生命的漠视和对法制社会的极不尊重。遇难矿工安葬下来,矿方也相安无事,表面看起来两全其美,其实正是这种看起来表面合理的解决办法反而造就了瞒报之风的日益盛行。
瞒报之根在腐败
一名矿工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矿方刻意的安排下许以高额的赔偿金和保密费隐瞒不报。遇难矿工安葬下来,矿方继续安心生产,这样的事情表面看起来两全其美,其实正是这第一线索网独家种看起来表面合理的解决办法反而造就了瞒报之风的日益盛行。
矿难瞒报,是对生命的漠视和对法制社会的极不尊重。“矿山企业的巷道多深,矿山老板的关系就有多深。”所有的矿难瞒报都应该与腐败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对于屡屡发生的矿难和层出不穷的矿难瞒报现象,矿老板和个别不法官员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矿难为何要瞒报
为什么在国家三令五申和“铁腕治矿”的大背景下,山西的瞒报矿难仍然会层出不穷?这会给运城市矿山安全生产管理带来何种后果?一位知情者就矿山为何要瞒报,从3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首先是瞒报的违法成本低。尽管矿方大多会优于国家规定的赔偿标准与死者家属私下达成协议,但只要瞒报成功,矿上就不需要停产整顿,矿主依然可以赚大把的钱。对比如实第一线索网独家上报矿难将要受到停产整顿的处罚和巨额罚款,超标准给予死者家属的赔偿金不过九牛一毛。
其次是瞒报的违法环境“宽松”。这些得以瞒报矿难的矿山大多是县、乡、村的米袋子、钱袋子,更不排除某些官员与矿主之间存在着利益关系或权钱交易,于是矿方刻意瞒报、官员争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人举报也被以“无法落实”相搪塞,这成为官、矿方双方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矿难瞒报为运城市煤矿安全生产埋下许多重大隐患,采访中,知情人向记者说,平陆县几大煤矿均被普大集团整合,由于一些地方煤矿事故频发,山西省有关部门除第一线索网独家加大执法力度外,又作出了对发生事故矿山高额处罚和停产整顿的严厉规定。平陆县安瑞煤矿为了逃避处罚,不耽误生产,千方百计对事故采取瞒报的手段;当地一些安监部门为了控制安全指标,往往对瞒报企业网开一面;政府有关部门为了地方经济利益,往往对瞒报者查处下不了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采取装聋作哑的态度。于是,发生事故瞒报并且私下处理也便成了一种惯性的做法,使得对瞒报事故的重视、查处缺位,导致有瞒报事故媒体披露后难查处的怪事。矿难瞒报触及法律
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对隐瞒矿山事故的责任者有严厉的制裁与处罚规定,该法规定,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拖延不报的,要依此法规定处罚。有关地方人民政府、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拖延不报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规定,监察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玩忽职守、泄露秘密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记者希望:平陆县安监部门能高度重视舆论监督举报,本着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的原则,严肃查处安瑞煤矿隐瞒安全事故的案件,依法追究责任者,使运城市矿山安全生产各项措施能切实落实,依法管矿、依法治矿、给山西矿山安全生产创造良好局面。

今年5月31日,在黔桂交界处发生一起煤矿透水事故,导致8人死亡。近日,独山县人民检察院对该起事故相关责任人依法提起公诉。一审法院开庭审理后,认定在该事故中非法出资开采煤炭的吴某鹏、吴某朋、吴某飞、杨某俊等4人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两年零六个月不等的刑罚。

黑客真是无处不在,今天一网友说,铁峰公司死人了,你们怎么删了?第一线索网连忙召集开会,一查原来是黑客删了贴,既然是黑客删了贴,那就说明这铁峰公司真有问题,既然有问题就查问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贴子中称铁峰矿业证照不全疯狂生产,作为同煤集团领导是怎么考察下属企业的?一个黑矿如此大胆生产,这幕后的水很深啊,望广大记者深入了解铁峰矿业,水深肯定有大鱼!以下为报料内容。2011年6月7日,同煤集团铁峰煤业公司发生死亡事故,事故起因是井下在安装瓦斯监控中,掉下1人当场死亡,死者王江,是右玉高家堡乡西窑头村人,该矿发生事故后,本应按照相关政策法规及时逐级上报,反却采取隐瞒不报、封口的态度处理矿难,并对外宣称非矿难,且以该职工不是正式在册职工为由予以瞒报,实际上,铁锋煤业公司证照不齐全,是公开生产的黑企业,并存在多年的超能力生产,至今逍遥法外。6月19日,记者从大同出发,驱车近两个小时赶往该矿了解情况,被告知井下没有发生事故。记者随后驱车赶往朔州右玉高家堡乡西窑头村,在村里,记者见到了村民二虎蛋,二虎蛋说,他和王江从小玩到大,没想到就这么走了,当工人真是可怕,二虎蛋说,矿上赔付了80多万元,不让往外说死因,就说是病死的。事实上,从2007年开始,铁锋煤业公司瞒报的矿难至少有三起(证据确凿,正在调查取证中)。如此上下隐瞒,只能埋下更大的事故隐患。铁峰煤矿瞒报事故行为已构成违法,从大的方面讲,该矿的行为是对法律的挑战,从本矿内部来讲,由于没有按照“四不放过”原则调查处理,不利于隐患的消除。对此,希望这一瞒报事故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尽快查实,依法严肃处理,不要让矿工的冤魂见不到天日。

2008年4月以来,被告人吴某鹏、吴某飞、杨某俊伙同他人,到独山县黄后乡麻寨村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丹县芒场镇蛮降村交界争议地“布鲁山一桥”(小地名)间断非法开采煤炭。后因资金不足和天气变化,于2009年6月中止开采。

2009年7月,被告人吴某鹏邀约被告人吴某朋出资入股非法开采该处煤窑,并与共同参股的吴某飞、廖某等人达成股份协议。在该煤窑未办理采矿许可证且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安全设施的情况下,几名被告人还擅自组织民工覃某、黎某、吴某等人非法盗采煤炭。

今年5月31日17时许,该小煤窑发生透水事故,致正在井下约400米处实施盗采作业的民工覃某、黎某、商某等8人溺水死亡。案发后,4被告人积极参与施救被困井下民工,并先后投案,如实供述所涉犯罪事实。该案发生后,引起了独山县委主要领导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相关领导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展开抢险救援,黔南州政府相关领导以及贵州省、黔南州安监部门领导也及时赶往事故现场指挥督查,展开施救工作。

根据法院审理后认定的事实,吴某鹏、吴某朋、吴某飞、杨某俊等4人均已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年、三年、两年半。(贵州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