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对于煤检站职业职员的,到矿公安局与总经理会合切磋孙红甫一命归阴一事

据死者的家属介绍,在孙红甫出事之后,矿长避而不见家属,并在矿上散播谣言,捏造事实。围攻哄抢孙红甫尸体当天,矿上保卫人员及黑社会闲散人员强行
将尸体安放在耿村矿职工医院太平间,并设置两道岗,安排数十名保安24小时轮换监管。而他们也一并被监视起来,人身自由遭到限制,根本无法正常地生活。更
令人发指的是在尸体刚被监管的三个月的时间内,适值天气正炎热的时期,矿方却故意数次停电加速尸体的腐烂,令家属非常痛心。

陕西星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于本月16日发生一起井下安全生产事故,至少造成2人死亡。韩城市煤炭局工作人员称截至20日下午没有接到事故报告,表示将严肃查处。

山西省作为煤炭资源的大省,煤焦产业的发展成为山西省经济发展的支柱和核心。从1979年开始,山西省政府对地方的出省煤炭提取20元/吨的能源基地建
设基金,所有出省的煤车必须携带此票据以证明缴纳了基金。山西省煤运公司是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而设立,负责检查所有过往运载煤炭和焦炭车辆的票据,避免
有关基金的偷逃和流失。煤运公司可以从征收能源基地建设基金费用中提取2.5%的服务费作为自己运营成本。自此,煤运公司在出省的每一条公路上设置煤检
站,形成覆盖全省的煤运网络。2007年3月份,山西省停止征收煤检费,开征了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从此煤运公司用统一价格、统一销售、联合
竞争的名义向煤炭交易双方征收每吨几十元的煤炭交易管理费。2009年8月,因合同到期,本应终结的煤炭运销费和代销管理费,由于山西省煤矿整合的原因而
被再次延期。就此事件,记者进行了深度暗访。一切黑幕终于被揭穿。2011年11月7日,记者前往宜城煤检站进行了暗访。果然发现了令人惊奇
的一幕:煤检站验票岗竟形同虚设,过往拉煤大车通过站内引道过磅,报号后便鱼贯而过。从21:30分开始,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记者共发现如此行为的车
辆共计12辆。车号为晋B5****,晋B6****,蒙J5****等车。据知情人透露:由于实施了“统一经销”,致使一些本地小额用户因
为量小无法取得购销合同,或者有的直接从个体非法煤场装煤也无购销合同,还有的山西个体运输户自己拉煤到外省去卖亦无购销合同。这样,山西境内的个体运输
户实际负担了每吨十几元的煤炭交易费,因此个体运输户利润相对缩小。鉴此状况,司机便想出一招:不要票据,直接给煤检站工作人员“黑”钱求行,这样虽然国
家的财政税收被“黑”了,但司机“省”了,煤检站也“赚”了。
后来,因频频的媒体曝光及相关部门的严厉查处,致使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变得更聪明了,所有的一切交易都转在了“背后”:由“刀手”又曰“车托儿”串通好站
长,联合好司机,在上、下游站中间形成一种“默契”,车辆在过站前,“车托儿”与司机提前敲定每辆车的价钱,经过站的时候“车托儿”先向当班的负责人报上
车号,在车通过的时候再报上车号,核实无误后便放行。据了解,在京大煤检站最大放车户是名为海拉尔、五虎、段伟宁等三大户,所有车辆都报这三大户,然后平
均分配利润。近期,该站和神泉堡煤检站联合放黑车,神泉堡放车户为散户,其中放车人为开现代车的三立、燕忠、六兔等,利润进行二次再分配,加大了养车户的
负担,严重干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此行为直接导致了国家财政税收的遗失。2、侧面的滋生了“黑”煤场生存条件,而“黑”煤场的存在既破
坏了土地性质,又污染了环境,并在极大程度上造成煤炭秩序的混乱。3、因为山西省境内煤炭资源丰富,这样会给“私挖滥采者”造就便利环境。使不法分子因不
愁煤源销路而更胆大妄为的去疯狂挖盗。极大程度
的“私挖滥采”不仅仅掠夺了国家的财富,无序的开采还有可能导致生态的恶化,造成那地质灾害。4、漏票、票据的不查实,会导致矿主因无束缚而超量生产。超
量生产不仅仅使国家财富被非法掠夺,人员超负荷的工作还极有可能导致重大伤亡事故事件。5、对于煤检站工作人员的“谋私利、放黑车”的自身**现象,极有
可能引发税务、工商、煤炭、土地、环保、安检、等诸多群体系列**现象的发生。

矿区领导“解决问题”被指“走过场”

井下哑炮突然爆炸

据死者家属称,2011年6月14日,矿上出于舆论压力,供应科科长陈春亮打电话通知死者家属在当日下午三点半,到矿派出所与矿长见面商议孙红甫死亡一事,并称务必要死者的妻子王玉环到场。

日前,一知情人向本报反映,12月16日,位于韩城市西庄镇的陕西星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发生井下爆炸事故,有多人死伤。事发后,矿方隐匿不报,用重金和家属私了。

当天下午,家属在矿派出所二楼会议室见到了矿长吴同]性、矿纪委书记崔北方、统筹办的领导、供应科科长陈春亮、供应科书记郭志国、及矿派出所所长等领导。同时矿上派人给在场的家属拍照并录像。

20
日,记者来到当地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在星火煤业办公楼前,一名姓王的门卫称领导不在,也无法联系上。他说:“16号以后,工人和领导都放假了,办公楼里
没人”。记者看到办公楼前的车棚内停着数十辆摩托,问其“放假为啥还有摩托”,他解释说,只是采掘的工人放假,水工、电工等操作工还是要上班的。知情人悄
悄说:“由此可见,矿上没有执行省上禁令,一直都在生产,只是16日出事后才让采掘工人们放假了”。

因为两个月来矿上的百般刁难已经致使死者的妻子王玉环精神崩溃,视力严重下降,所以她并未到场。
当日下午派出所的领导向到场的家属宣读了他们调查的“事情经过”,但此调查结果与家属掌握的实际情况截然不同。面对家属的质疑,矿区领导却不耐烦的说:
“事情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现在问这么细没有什么用。”随后,他们向家属宣读了些不相干的政策条例。

据知情者介绍,事发当日下午2时左右,该矿工人高建恩、田万栋等人在井下工作面作业。当安放炸药准备引爆时,他们发现炸药没有起爆,可能是哑炮,随即查看究竟准备拆卸。此时,炸药突然爆炸,将在场工人炸死炸伤。

当提及死者儿子孙明明被供应科领导
丁建林威胁一事,供应科书记否认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供应科科长陈春亮却接过话说:“那是个人行为,与矿方无关。”
当问到矿方对此事的处理结果时,会议室鸦雀无声,无一人应答。矿长吴同性傲慢的说:“杨村矿有个人伤亡
放了半年,最后还不是家人自己乖乖的给人拉去火化了,你们亲戚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吧!最近因为这事,记者也来了不少,都是些非
主流的,已经都给打发走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工说,当时死伤不少人,场面一度混乱。高建恩、田万栋两人死亡,另有两名矿工受伤。而另外一名矿工补充说:“好像不止两个人死了,应该还有一个山西人”据说,事发后该矿还有数名矿工不知去向。

矿长吴同姓蛮横的态度,并无解决问题的诚意,他们所谓的“解决问题”就是给家属录像,证明自己已见过家属,并要求家属先将人安葬。这种搞形式走过场的行为让家属寒心。

附近村里低调办丧事

矿区职工同情家属遭矿长威胁

板桥乡东风村牛家岭距离煤矿数公里,是遇难矿工高建恩的家乡。记者看到,这户人家有人正搬运采购回来的蔬菜,准备葬礼用。院子里的土地上洒着水,非常干净。两个花圈在门口摆放,显得多少有点孤单。

据死者的妻子王玉环7月6日给记者发来的信件讲述,孙红甫死亡之后,矿方对此事视而不见,编造各种理由推卸责任,对于死者的死因,至今未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矿长扬言:“矿上有的是钱,在河南省你随便告,打官司也要用钱啊!”

一名姓牛的村民说,高建恩和弟弟在星火煤矿打工多年,“哥哥是采掘队副队长,弟弟是班长,幸好这次弟弟没事”。

孙红甫一家的遭遇得到了矿上职工的一致同情,但是矿长却态度蛮横无理地在会上警告:凡在职职工谁与孙红甫家属来往或替他们说话,就地开除。矿上大部分在
职职工受其管制都敢怒而不敢言,而多名已退休的老职工也感到愤愤不平,他们也曾自发组织起来找矿长讨说法,但是矿长态度生硬说:“这事你们管不了!”便把
他们打发出门了。

遇难矿工田万栋是西庄镇沟北村四组人,40岁的他是家中唯煤矿安全网www.dgbolg.net一的儿子。记者来到其家时,正好有三四个男子举着一个花圈前来吊唁。两个准备上门帮忙的农妇在村道里说话,面对询问非常警惕,不愿多说,并问记者是干什么的。

家属遭跟踪监视 重要证据被窃


名村民告诉记者,死者尸体在20日下午被运回后,直接被送往坟地,没有进村。与高建恩一样,田万栋的葬礼仪式将在12月22日举行。这位村民称,矿方赔付
给其家属120万的赔偿,里面包含不要对外人讲的封口费。“一个是人家给了这么多钱,再一个是横祸,所以”过事”比较简单”。当他准备继续介绍情况时,被
刚才问记者身份的村妇打断。

在10月8日王玉环给编者的一封信中,王玉环称其全家依然受到矿方的
跟踪和监视,同时矿方仍然派车24小时堵在太平间门口,监管遗体。矿上领导扬言:“再堵个三、五年他们家属又能怎么样,能把天翻过来?有本事就叫他们去
告,拖死他!矿上无非是给监管人员每月工资涨600。”

未接到报告将介入调查

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5月26日,由于悲伤过度,王玉环的眼睛视煤矿安全网www.dgbolg.net力模糊到洛阳做
手术,当天矿上某领导打电话得知他们一家无人在家的情况,晚上王玉环的家中就遭到了盗窃,曾保存有矿方围攻他们一家家属现场照片的相机,以及孙红甫生前的
手机等物品被盗,这件蹊跷的事情对这个悲惨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拒不解决问题的原因竟是“没死在矿上”

20日下午,记者就此事走访韩城市煤炭局。该局安全管理办公室黄主任称,截至目前,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报告。他说按要求,该矿不应该生产,也就不会出现事故。他记录下记者了解的情况,表示将调查,若属实,将严肃处理。

11月15日,记者又一次
收到王玉环的来信,在信中,王玉环提到了矿方拒不解决问题的原因,按照王玉环的说法,今年8月30日上午,矿方到其家中称要给他们解决问题,但是却依旧是
在推脱责任,矿方领导代表说:“就算领导派你出去,但没有死在矿上不能算工伤,出事到现在已经130多天了,你们还气呢?!你们家人天天受煎熬,人死不能
复生,还是把人火葬了,入土为安…。”

据了解,陕西星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是2001年12月份改制重组的股份制民营煤矿企业,属韩城市委市政府直接领导,年设计能力为30万吨。文/图记者王晓光(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时至今日,离孙红甫因派工伤亡已经七个多月,但是矿上依然不予以解决,他们推脱责任,歪曲事
实真相,抢夺尸体,监视跟踪死者家属,而此案重要证据的失窃也很难说与矿方无关。在此死者家属恳请相关的领导能尽早过问并解决此事,严惩那些胡作非为的企
业暴徒。给他们一个说法,早日还他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