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将矿上最近发生的事故一一说出后,所有拉的煤炭都是黑煤矿生产的

图片 8

圪坨煤焦管理站与“放车人”如此勾结,“收黑钱”、“放黑车”中饱私囊,侵吞国家煤炭发展基金,实属胆大妄为。本网希望有关部

本报讯( 记者 邢国成)
山西阳煤集团右玉元堡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
,连续发生数起死亡事故却隐瞒不报。作为大型煤矿,如此无视安全生产工作,无视煤矿工人的生命,令人心寒。事故频发,究竟是谁给了该煤矿瞒报事故的特权?近日,记者接到群众的举报称,短短一个月时间,元堡煤矿连续发生四起事故,却一直隐瞒不报,事故发生后,矿方只是与死者家属进行私下了结,并没有上报,有的谈妥后,死者已经下葬,有的则因为和遇难家属没有谈妥,至今,遇难矿工的尸体被停放在殡仪馆,不能下葬。
作为大型煤矿,竟然这样无视矿工的生命安全吗?连日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
9月15日,记者来到了右玉县元堡子镇元堡子村,元堡煤业公司就在距离该村不远处,站着该村村口,就能看见矿上繁忙的景象。记者在路边向村民们打听最近该矿是否发生事故时,村民们告诉记者,几日前,该矿确实发生了事故,死者是该村一年轻的小伙子。经村民们指引,记者找到了死者王志鹏的伯伯家。记者走进路边几间低矮的小房子里,村民韩守明夫妇正准备吃饭。记者说明来意后,韩守明告诉记者:“死亡的是我侄儿,他是我四兄弟的孩子,名叫王志鹏,小名鹏鹏,今年才28岁,孩子年纪轻轻就送了命,可怜了啊。”说着韩守明声音哽咽起来。稍许,恢复平静后,韩守明向记者介绍了王志鹏遇难的经过,他说:“我侄儿王志鹏是该矿一名临时工,在矿上工作了有3-4年时间,是一名井下皮带工。8月24日,王志鹏上夜班,晚上11时左右,他下了井,大概12时左右就发生了事故。我也是矿上一名工人,但那天不上班,事故发生后,矿上一名负责安检的人给我打来了电话,告知我侄儿鹏鹏发生了事故。我当即电话通知了我四兄弟(王志鹏的父亲),我们一起赶往煤矿。到达煤矿后,我们希望到事故现场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死亡的,但矿方人员说
,人已经没了,到现场看也没有意义,阻止我们前往事故现场。当天晚上,矿方将死者尸体偷偷运到了内蒙凉城县一殡仪馆,后来,我们前往该殡仪馆。我检查尸体时,发现鹏鹏的右小腿几乎全部被绞断,左小腿也只剩下了外面的一层皮连着。”记者不解地问韩守明,您和王志鹏的父亲为何不同姓?韩守明向记者解释到:“我叫韩守明,今年57岁,四兄弟王增权今年52岁,我们本是亲兄弟。在我5岁时,父亲过世,后来,母亲改嫁给一个姓王的人,从此,四兄弟就改姓了王。这一对父子都是命苦人。鹏鹏在5-6岁时,父母亲离了婚,孩子跟随了我四兄弟。我兄弟也是该矿上一名职工,是正式工,现在在该煤业公司平顶梁矿任保安。鹏鹏小时侯,天天跟随着父亲,父亲在矿上工作,他就住在父亲的宿舍,后来鹏鹏也在该矿上了班,眼看这对苦命父子的苦难日子就要过去了,谁也没想到,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故。鹏鹏是独子,我兄弟把他视为自己的生命,可是,谁曾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人父母,谁能忍受丧子之痛,现在,我四兄弟每天话也不说,天天封闭着自己。生龙活虎的后生,一下子躺在那儿不动了,人鬼两世。自从事故发生后,矿方希望和我们私下了结,矿方找过我们两次,第一次说给我们36万元私了,我们没有答应,到现在尸体还在内蒙凉城殡仪馆。”另外,韩守明气愤地说:“人已经没了,矿方不就近将尸体放在右玉县殡仪馆,而是偷偷地大老远将尸体运到了内蒙凉城县,他们这样做,其实质也就是为了躲避责任。按照当地风俗,昨天是鹏鹏死后第21天,过三七节,我们又大老远地前往凉城殡仪馆为鹏鹏烧冥币。”接二连三发生事故
, 生命的代价难以唤醒矿方的重视。
距该起事故发生前不到一月时间,7月25日,元堡子村村民王建峰,24岁,在该矿上发生厂上事故致死,矿方并没有上报,而是与死者家属进行了私下了结。
说起遇难者王建峰来,韩守明告诉记者:“死者王建峰,和我是本家亲戚,王建峰父亲名叫王勇,王建峰是在矿上储煤罐上工作,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储煤罐内的皮带上掉下来,掉入下面的煤堆里,后来,铲车铲煤时,才发现了他的尸体。当时,矿方将尸体运走。最后,矿方与死者王建峰的家属进行了私了,也没有进行上报,据听说,矿方给了王建峰家属175万元作为赔偿。”继王志鹏遇难后,记者了解到,就在十余天前,该矿锅炉房一位职工发生机械事故死亡;一位外省籍井下矿工遇难。9月15日,记者来到元堡煤业锅炉房,和一位王姓锅炉工了解了当时的情况,这名锅炉工介绍:“原来,我们一起共10名工作人员负责倾倒炉渣等工作,每月1500元工资。45岁的王家宝,今年3月份来这工作,几日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死亡。
”另外一起矿下事故,由于遇难者是外省籍人员,煤矿上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都听说发生事故了,但是,由于遇难人员是外省籍人员,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人,只知道是在井下遇难死亡的。”作为大型煤矿,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竟然接二连三地发生事故,一个个年轻鲜活的生命瞬间殒命,记者不寒而栗,同时,记者更为不解的是,为何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竟然连续发生数起事故,生命的代价为何唤不起矿方对于安全生产的重视,不知道矿方平时是如何抓安全生产的?带着疑问,1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元堡煤业公司,希望找煤矿负责人了解一下情况。记者找到了煤业公司分管机电的郗姓副总经理,经郗副总经理介绍,山西右玉元堡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属于国有企业控股公司,由阳煤集团控股,国新能源和国电参股,煤矿年生产能力为300万吨,现在公司正在建设阶段。记者将矿上最近发生的事故一一说出后,郗副总经理只是淡淡地说:“前几日,锅炉房是有一职工死亡了,但那是由于该名职工自身有病,晚上睡觉时,病情复发,当时,120救护车也来了,在去医院的路上死亡的。”并且
,郗副总经理
指出,该职工也不是正式职工,是临时聘用的工作人员,由于矿方将锅炉房这块承包出去了,这些工作人员是承包方雇佣的,跟矿上没有关系。至于其他死亡事故,郗副总经理均称不知情.记者欲见煤矿总经理或者董事长了解一下详细情况,但是,始终没有见到他们的面。每一次矿难带来的灾难都是巨大的,一条条鲜活生命的瞬间陨落,留给人们的除扼腕惋惜外,血的代价更应该引起煤矿对安全生产以及安全教育工作的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应该从平时抓起,防微杜渐,然而,元堡煤业公司,仅仅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连发数起事故,却一直隐瞒不报,一个个鲜活生命的代价始终没有引起矿上对安全生产工作的重视,正是由于不注重安全,不注重安全教育,才导致了接二连三的事故发生。为了逃避责任追究,矿方只是用钱来补偿遇难者家属,钱也许可以买来一切,但买不来生命,留给遇难者家属的悲痛岂是用钱可以弥补的?注重生产的同时,更应该以人为本,矿方如此漠视生命,着实令人心寒。国家安监总局要求严肃查处瞒报事故行为。煤矿安全监察机构要依法严肃查处煤矿各类事故,特别是对发生后瞒报、逃逸的,要从重查处。《刑法》规定:“在安全事故发生后,负有报告职责的人员不报或者谎报事故情况,贻误事故抢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山西右玉元堡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将工程层层转包或承包出去,公司管理混乱,在安全生产中,不以人为本,不把工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连续发生死亡事故,却不积极上报汲取教训,而是为逃避问责,顶风违纪,瞒报事故,公然对抗国家的责任问责制度。这样的公司生产安全观,怎能推动公司的可持续科学发展?究竟是谁在为该矿撑腰,给了他们瞒报矿难的特权?有关事件进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近期不断接到群众反映,汾西县县委主要领导调整后,私开煤矿死灰复燃,大肆盗采国家煤炭资源,团柏河两岸的无小洗煤厂纷纷复产,将大部分的污水和煤矸石排到汾河,严重污染了水资源,阻塞了河道给老百姓的生存带来了隐患。
7月25号,我刊调查员3人驱车200公里亲临汾西进行调研,根据群众的反映我们夜间进入了僧小线,佃邢线和团柏河,映入眼帘的情境让所有的调查人员大吃一惊,现状远比群众反映的情况恶劣的多。佃邢线和僧小线晚上九点到凌晨七点路上拉煤的大车排成了长队,不时有塞车情况出现,当我们问起煤炭来源时,司机告诉我们,所有拉的煤炭都是黑煤矿生产的,每辆车交国土局1000到2000元就可以。所有的黑口子只要定时给政府领导交钱就可以大量生产,连续3天我们共深入数量较多的几个乡镇明察暗访,共发现有82座无证煤矿夜间生产。(永安镇1处,队竹镇1处,和平镇2处,团柏乡26处,佃坪乡49处,邢家要乡3处。)
团柏河是汾河的主要支流,几年前团柏地区大量建设小型洗选厂20余座,前两年国家治理污染,无小选煤厂全部关闭,近一段时间由于有充足的原煤,团柏地区有8座选煤厂又恢复生产,一天24小时向河内排放污水,所有废煤矸石全部倾倒在河道里,7月28号上午本刊调查员来到沟底口邢团线边上有三座选煤厂正在紧张的工作着,河水变黑,污水横溢,矸石如山,尘土飞扬。

山西大同市浑源县沙圪坨煤检站放车、敛财黑幕曝光

图片 12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

图片 8

汾西县地处吕梁山脉与交口,离石,霍州接壤,多年来一直是省内综合治理的重点,其高峰时私开煤矿达到9000余座,无证选煤厂达到120座,因私挖滥采造成的一次性死亡人员超过十人的就有两起,去年冬季加楼乡一煤矿死亡四人,不过每次政府都确定为刑事案件,死者承担主要责任了事,让一大批保护伞和政府渎职人员逃脱了法律的惩罚,私开煤矿屡禁不止,此起彼伏,原因何在?管煤联袂,警匪一家利益一体,各得其所是主要原因。本刊将继续关注此事!

沙圪坨煤焦管理站的摄像头竟成了敛财的工具

10月16日到19日,本网工作人员对山西省浑源县境内的沙圪坨煤焦管理站进行了为期4天的调查走访,发现了该站放车、敛财的黑幕。

10月16日下午,本网人员跟随三辆煤车通过沙圪坨煤焦管理站时,其中一辆车牌号为晋B46XXX的煤车上站、过磅后通行。另两辆河北牌照的车辆如入无人之境,直接通过了这个煤检站。

后来,本网人员在该站附近的一家小饭店看到4辆刚通过此站的煤车正欲
停车吃饭。本网人员上前询问是如何通过煤检站的?司机们说他们是通过一个“放车人”放过来的,这个煤检站和下面的一个煤检站共1650元,并向本网人员提
(yuan2 _bing4 xiang4 ben3 wang3 ren2 yuan2 ti2)供了“放车人”的联系方式。
中国新闻信息网是专为新闻媒体,党委政府和企业提供新闻、违规乱纪和打假等线索的网络,是百姓反映情况和咨询问题的又一绿色通道,是新闻信息工作者交流新
闻线索,图片文稿和经济信息的超市和学习国家政策法规的网校。

本网人员在与该放车人电话(1593526XXXX)联系时,该放车人称,单过沙圪坨煤检站900元,只要将钱交给他,煤车不需要进站,直接走大路就可以顺利通过的,也不会有人拦的。

17日,本网(ri4 _ben3
wang3)人员在该煤检站附近的一个加水点与两位河北的师傅交谈中得知,过这个煤检站的车,如没有票基本上都是通过“放车人”放过来的。

19日,本网人员在沙圪坨煤检站附近的一个小饭店见到了两辆本地的煤
车,车牌号分别为:晋B42XXX、晋B41XXX。他们说也是通过“放车人”通过这个煤检站的。并向本网人员提供了一个“放车人”的电话
(1350352XXXX)。随后,本网人员拨通了该电话,该“放车人”称他是本沙圪坨的人,过沙圪坨煤检站要850元,钱交他后,车辆不需要进站或者由
他直接送着过去。

本网(ben3
wang3)人员在拨通另掌握的一个“放车人”手机号码(1399439XXXX)后,该“放车人”称,司机们都称呼他叫“眼镜”,单过沙圪坨煤检站
950元,钱直(yuan _qian
zhi)接交给他,他向煤检站报号后,车就可以通过了。煤检站通过监控摄像头就知道那个车是要放的车辆,也就不会再拦的,车就可以直接开过去的。本网人员
要求在价钱上再低一点,该“放车人”称,一个车他仅挣50元,不能再低了。
中国新(zhong guo
xin)闻信息网是专为新闻媒体,党委政府和企业提供新闻、违规乱纪和打假等线索的网络,是百姓反映情况和咨询问题的又一绿色通道,是新闻信息工作者交流新闻线索,图片文稿和经济信息的超市和学习国家政策法规的网校。

19日下午,沙圪坨煤焦管理站工作人员发现了本网人员在该站附近停留,该站的两位副站长纷纷上前招呼,也显得特别热情。可见,平时该站对陌生人员是相当警觉的。

大同市浑源县(da4 tong2 shi4 hun2 yuan2
xian4)沙圪坨煤焦管理站与“放车人”如此勾结,“收黑钱”、“放黑车”中饱私囊,侵吞国家煤炭发展基金,实属胆大妄为。本网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调查核
实,铲除这个煤焦领域中的毒瘤。(注:本网内容均留有音像资料)

对于此事,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责任编辑:admin)

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如此消除负面报道被曝光

关于“山西“大涞线…”的内容

本站搜索更多关于“山西“大涞线”上煤检站私自收黑钱大胆放黑车的黑金利益链-”的内容

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如此消除负面报道被曝光

山西大涞线上煤检站的黑金利益链》一文在中国网刊发后。国内多家网络媒体转发,但是时隔两日,国内有新浪网、中国广播网、网易、人民网山西视窗等多家网络
媒体撤掉稿件,可惜从百度快照以及谷歌等搜索引擎依旧可以看到删除痕迹,记者纳闷,一个反腐稿件缘何纷纷下撤,据可靠消息,下达枝煤检站(此前已经花巨资
删除山西新闻网曝光稿件)等涉及被曝光站筹资委托一广东网络公关公司公关撤稿,并非法屏蔽关键词及涉稿部分网站。本网密切关注,并联动中央电视台、人民监
督网朱瑞峰站长、中国青年报刘万永、德国电视台等国内外知名记者等共同关注。近期将有特大稿件《大同煤运:巨资删贴的面前
-从网络监督下的资本游动看反腐败》予以刊发,望广大读者予以关注。

下稿为已经撤掉《山西“大涞线”上煤检站的黑金利益链》局部网站统计:

山西“大涞线”上煤检站的黑金利益链

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出巨资删负面信息

山西省煤焦运销系统一直诟病难除。中国网讯
收黑钱、放黑车—因煤检站的隐性灰色交易。

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送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月30日删除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出巨资删负面信息

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出巨资删负面信息

下达枝煤检站放黑车现象较为普遍,知情人反映。经过多年运作,现场收黑钱放黑车的现象已经成为历史,目前运作的模式是均有固定“放车人”煤检站立户,场外
交易。外人根本看不到凭据和证据。记者调查中了解到2009年以来,放车价码已经从1350元涨到1650元,甚至更高。

其中1600元交到煤检站,放车人”从养车户手中收取1650元。放车人从每车提取50元跑腿费。自然,也有硬关系户的车,那另当别论。记者调查中了解到
每天经过沙圪坨煤检站的车辆为1000辆左右,其中,至少半数以上通过灰色交易通过。近日,记者1月24日黄昏时分暗访了该煤检站。一路上,记者看见果然
车辆较多,20时到21时,仅从河北涞源方向驶来的空煤车就多达40多辆,报料人称,有来有往,这些车辆在次日凌晨会满载煤炭再次路经下达枝煤检站。

收费口前的重型运煤卡车一辆接一辆排成了一个长队,夜幕中车辆通行得很慢。离公路收费站不远处的沙圪坨煤焦管理站前记者看到这样的一幕:只见煤焦管理站的
工作人员在地磅前把运煤车辆拦住后看了司乘人员递给的一沓票据后就放行了过往的拉满煤炭的重型卡车没有一辆驶入引道上地磅过磅的这无疑是不符合常规的记者
决定探访个究竟。山西大同下达枝煤检站沙圪坨煤检站出巨资删负面信息被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