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的是乡宁县政府公务人员参与非法开采,当时针对该起事故记者曾经采访过右玉县煤炭局以及朔州市煤炭局

山西右玉县一煤矿多次瞒报矿难
县领导难辞其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断强化安全生产监管监察体系和组织机构建设,并对出现安全事故的相关单位给予严
厉处罚。然而,在滚滚而来的巨额利润面前,官商勾结,为追求利润最大化,企业把安全生产和投入早已抛在九霄云外,致使安全事故频发。事故发生后,为保护共
同利益,地方相关职能部门极力保护出事企业,帮助出事企业隐瞒真相已经见怪不怪了。山西省右玉县一煤矿2011年多次发生矿难并瞒报,面对记者的采访,当
地相关职能部门来回推诿,对该公司搞地方保护。山西右玉县一煤矿多次瞒报矿难县领导难辞其咎山西省右玉县玉龙集团南阳坡西矿多次发生矿难,这些矿难均被矿方私了并瞒报,当地煤炭局面对记者的反映竟然称毫不知情,并且来回推诿,其态度非常之漠
然,而当地政府部门的态度居然和煤炭局的态度如出一辙,难怪该矿竟然会多次发生瞒报安全事故的恶性事件并且没有任何人去查处。2011年7月25日晚,右玉县玉龙集团南阳坡西矿上晚班的矿工煤矿安全网www.dgbolg.net发现矿上负责抽水的工人死在工作岗位上,事发后矿方对此进行了瞒报。记者对此曾经做过报
道,当时针对该起事故记者曾经采访过右玉县煤炭局以及朔州市煤炭局,但是这两个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职能部门来回推诿,对记者的反映置之不理,随后记者又把
此事反映给右玉县委、县政府和朔州市政府,但是未能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2011年十二月初,右玉县玉龙集团南阳坡西矿发生一起冒顶
事故,一名湖北省竹溪县矿工被砸死,死者名叫杨书根二十多岁。记者在采访该起事故时,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知情人透漏:右玉县玉龙集团南阳坡西矿
2011年曾发生多起矿难,由于该矿有保护伞,所以这些矿难都被私了并瞒报,更不会有人去查处。针对此事记者再次采访右玉县煤炭局,
事发多日,但是右玉县煤炭局对此却毫不知情,记者再采访右玉县委和县政府,得到的也是是相同的答复与此同时,由于县政府给企业通风报信,一位自称是企业负
责人名叫华新的给记者打电话要贿赂记者,被记者婉言谢绝。。随后记者又将此事反映给朔州市政府,但是依然未能引起重视。记者质疑:瞒报安全事故在右玉县就没有人管吗?是不愿管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真如那位知情人所说该公司有后台?抑或是他们就是黑后台、保护伞?按照规定:安全事故发生后,单位负责人应当于1小时内上报,地方政府及职能部门应及时调查处理,依法处罚或关停或追究责任,避免、杜绝再次发生安全事
故,而该公司多次发生事故却无人查处。从右玉县煤炭局及右玉县县委、县政府面对记者采访时的态度不难看出:矿工所说的话绝不是空穴来风。回顾全国发生的多起重大安全事故,这些事故无一不是由于小事故未能引起重视才酿成重大事故。2011年的“11·10”师宗矿难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
严重损失,该事故近日有了新进展,原县委书记被双开,在此之前,已经有煤炭局负责人被批捕。人们无不痛惜:正是由于这些贪官污吏的不作为才导致几十名无辜
的矿工的死亡。为了防止有更大事故的发生,记者将此事反映给山西省煤炭工业厅,一位负责人对此作了详细记录并表示将严厉查处。我们将继续关注!

党中央、国务院,山西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安全生产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且在血泪矿难之后,山西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强调,加大对煤矿安全事故的查处力度,尤其是矿难瞒报事故更应严厉处理。然而,这样的政令却在山西长治成功集团联盛西掌煤业那里,只是一纸空文,而且顶风瞒报。

近日,《经济与法周刊》记者景平报道了《山西乡宁县“黑口子”猖獗生产乡政府形同虚设》,一下子让山西临汾这个新闻大市又一次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面对强大的舆论监督,山西临汾不知如何是好?

原文地址:

近日,本报记者接到举报,于2011年5月15日,山西长治联盛西掌煤业发生一起煤矿事故,至今瞒报。

根据新闻报道,山西临汾乡宁县“黑口子”猖獗,而且是到了无人监管的地步,更让人可怕的是乡宁县部分政府公务人员参与非法“黑口子”开采。

据了解,死者:赵志平,现年45岁,系长治县西水镇西村村民,家中排行老三,上班时被罐笼拍死。。

说起“黑口子”,那就是煤炭资源丰富的地方,只要简单的煤炭开采工具就可以进行作业,霎时间煤炭资源就可以变成金钱。因此在暴利的驱使下,必然会有人顶风干这种非法之事。

事故发生后,长治联盛西掌煤业赔付死者120万元,丧葬费20万元,共计140万元,死者于2011年5月24日下葬入土,并将死者草草下葬至离袁家不远的路正南方,一条鲜活的生命从此在人世间消失!6月15日上报西火派出所死亡信息,
6月30日注销该死者户口。

山西自从2008年就进行煤炭资源整合,大矿兼并小矿,所以原来的那种无政府状态的非法开采,似乎在山西各地销声匿迹,但是这并不代表“黑口子”非法生产就没有。那么山西临汾为何会在山西进行“两会”之时,非法“黑口子”猖獗呢?

据调查,长治联盛西掌煤业有限公司隶属山西长治成功集团,该煤业目前是基建矿井。在山西省进行煤炭资源整合之时,长治联盛西掌煤业有限公司被山西长治成功集团整合,山西政府整合煤炭资源其目的是减少矿难,然而让记者不解的是煤炭资源整合之后,矿难仍是层出不穷。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五条规定“隐瞒已经发生的事故,超过规定时限未向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经查证属实的,属于瞒报。”

首先,根据《经济与法周刊》报道,这些“黑口子”之所以能猖獗,关键的是乡宁县政府公务人员参与非法开采,那么对于这些参与“黑口子”事件的政府官员,临汾市政府是如何处置呢?

据知情人告诉记者,这起事故发生之后,长治联盛西掌煤业只是采取和死者家属私了,并没有向长治市安监部门上报,而长治市安监部门也没有进行有效监督。

“黑口子”是山西政府多年打击的,可是在山西临汾能“顺利”进行,那可想而知,正如报道中“黑口子”老板透露,“黑口子”一顿煤要给政府赵主任交50元的的保护费,还要给乡政府主要领导交50元的的保护费,这些钱已经交了一年多了,至于这些“黑口子”之所以能够存在,主要原因就是当地执法部门中有人在充当“保护伞”。

在问责机制越来越健全、惩处力度越来越大的大环境下,煤矿为何敢漠视生命,顶风而上瞒报事故?我们不禁要追问,这瞒报背后是否还存在腐败问题?是否有“保护伞”在起作用?是否有“官商勾结”?这中间究竟隐藏者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呢?
作为长治联盛西掌煤业有限公司,瞒报事故的“收益”大于“成本”。矿难发生后,矿方宁愿花钱将事故“摆平”,也不愿意上报,是因为一旦事故曝光,就要停产,甚至一个地方的煤矿都要进行安全生产整顿。”。《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三条规定:“谎报、瞒报事故或者事故发生后逃匿的,处上一年年收入100%的罚款。”。
对于矿方来说,这种“损失”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更重要的一方面,作为当地官员,尤其是相关领导,事故责任的追究直接关系到责任领导的“乌纱帽”。

那么山西临汾能让“黑口子”猖獗,最大的原因是有“保护伞”,那么笔者就要追问,像这样的“保护伞”,临汾政府是无权干涉呢,还是没有能力打击这个保护伞呢?

那么,山西长治成功集团作为一个地方大集团,不仅仅是只注重经济效益,更应该注重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责任感。但是山西长治成功集团下属长治联盛西掌煤业瞒报矿难,并把安全生产当儿戏、漠视矿工生命,难道是真有“官商勾结”?难道是真有“保护伞”保护?难道是真有腐败问题?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其次,年关将近是山西各地“黑口子”猖獗之时,而且正值山西“两会”之时,也许这些政府官员和老板就遐想,马上就过年了,上级领导忙于“两会”,下面就像“放羊一样”,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因为上级领导无暇顾及,因此在“官商勾结”之下,非法“黑口子”也就自然而然出现了,那么也说明临汾市对于山西“两会”也是不屑一顾,而是忙于搞“经济”。

再者,于2011年12月23日《经济与法周刊》报道了山西省乡宁县关王庙乡段川移民新村有史以来最牛的黑煤窑“黑口子”,而当地政府监管人员不是采取强制措施控制“黑口子”老板,而是背后支持“黑口子”老板大胆生产,花钱删稿,老板对外宣称:他这几年在这个黑口子挣了不少钱,不管什么单位来都能花钱摆平,还说以前来过政府执法单位、新闻单位等等不都是花钱了事了吗?

同样《山西乡宁县“黑口子”猖獗生产
乡政府形同虚设》报道之后,笔者通过网络搜索,该文章被搞的乱七八糟,笔者通过咨询,原来是临汾市或者乡宁县雇佣网络公关进行了“网络优化”。

对于新闻媒体监督,临汾市采取的是见不得人的手段,不是网络删帖就是网络优化,之前网上评论了临汾洪洞县一个“集体腐败”事件,然而该县就是采取了所谓的“网络优化”,可见该县的执政者的水平是何等?真是让笔者大跌眼镜,新闻媒体监督是促进社会问题的解决,然而临汾官方却采取国家都打击的手段遏制新闻监督,笔者真是不解,临汾官方又是如何认为?

那么今天是山西“两会”刚刚开幕,临汾官方对于这样的“黑口子”猖獗是否知情,那么知情又是如何处理的呢?难道就是通过网络公关把新闻处理掉或者优化掉就能解决吗?难道对于“黑口子”老板所说的那些“保护伞”不闻不问吗?倘若真是这样,那笔者就斗胆说一句,如此下去是否还会发生像“襄汾溃坝”的惨案呢?让人值得深思。(文/康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