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蒲县宏源集团北峪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顶板事故,事故瞒报二2012年1月10日早上7

“瞒报”隐瞒了事故真相,不但蒙蔽了上级组织,还剥夺了公众知情权,更使瞒报单位无法正确判断形势、及时有效地采取措施,避免并预防今后事故灾害的发生,其危害性不言而喻。但是令人痛心疾首的是,“瞒报”屡禁不止,屡见不鲜,某些地区、某些部门乐此不疲。

山西蒲县煤矿事故被困7人全部遇难

港华传媒网讯
据了解,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于2011年10月3日井发生一起两人死亡事故,死者分别是山西籍陈建军和辽宁籍李荣喜。
事故发生后,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或中煤(尔林兔煤矿建设单位)把死者存放位于陕西省神木县大柳塔的神东总医院殡仪馆。
据死者陈建军伯父和妹妹等称“他们接受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的75万元赔偿,实在是出于无奈之举。
另据记者对与死者陈建军同村同在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干活的陈晓斌证实,死者陈建军确实是在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井下给辽宁籍死者李荣喜拉工具时发生三轮车翻车事故死亡。其中,据死者陈建军伯父和妹妹以及陈晓斌本人证实,陈晓斌也是陈建军发生事故死亡后通知家属者。
另外,记者在采访死者陈建军伯父和妹妹时,了解到,死者陈建军生前少年时丧父,母亲改嫁(后患癌症死亡)。虽然生活贫穷,但是不惜债台高筑供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上学。在进入结婚年龄时,由于无父无母和供妹妹上学债台高筑,只好娶了一精神病或者女子为妻,原本以为结婚后对妻子进行治疗病情会有好转,不料虽然看病钱花了不少,妻子的病却是越来越重(不知饥寒)。死亡后,年幼女儿被他妹妹领养,患精神病的妻子被娘家接回。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赔偿的75万元在偿还生前欠款和再给了一部分患精神病的妻子后,留给8岁女儿的所剩无几。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死者陈建军伯父和妹妹对陈建军死亡和年幼女儿以后生活哭的可以说是死去活来后,就把死者陈建军家庭状况和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涉嫌矿难瞒报一事反映给了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管辖地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其中提到,望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从人道和善举出发,督促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再向死者陈建军赔偿一部分······。
不料,在2011年约12月20日,自称是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或中煤(尔林兔煤矿建设单位)人员(其中男一子姓鲍)与记者相约在太原市银海宾馆408房间见面,见面后称:“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或中煤(尔林兔煤矿建设单位)接到阿局长(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斌)打的电话,他们是受指派的。同时也是陈建军死亡的工地承包人。并直接了当的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记者去也辛苦了,给记者两万块钱就算了,交个朋友,死者那面你们就不用管了”。说实话,我是姓周的朋友介绍承包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建设工程的,要不是怕牵连朋友,我就不管了。”
随后,被记者拒绝后,姓鲍的男子问,那你是什么意思?记者说:“我们不要钱,死者家庭确实很困难,你们最好再给她们赔偿一点。至于我们的目的,我们给阿局长(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斌)的情况反映中写的很明白,你们可以找阿局长(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了解。”
姓鲍男子说:“阿局长(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斌),我们知道,工程里面也有他(阿局长,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斌)的股份”。
在当天晚上,记者又接到一自称姓郑是某报记者男子电话,要求记者放弃给死者家属维权,并让记者自己说个数,他会尽力与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方周旋,让记者满意。被记者拒绝后,郑姓男子又称:“作为同行,希望与记者见面”。在见面后,郑姓男子再次提出:“让记者放弃给死者家属维权,给记者个人一部分钱。”
随后,在记者拒绝接受“封口费”坚持为死者家属维权,并把尔林兔矿难瞒报牵出煤管局长涉嫌承包煤矿工程发在网上后,记者接到郑姓男子给记者打得电话称:“让记者注意人身安全”。同时记者还多次接到自称是伊金霍洛旗煤管局人员的电话称:“记者在网上发的帖子有损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和上传内容不实······”。以及就职单位社长指责称:“有人举报记者网上发帖子敲诈······”。
手记:记者向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反映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矿难瞒报,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为什么不核实记者反映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矿难瞒报真伪,而是涉嫌直接通知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摆平记者?
自称是伊金霍洛旗煤管局人员称:“记者在网上发的帖子有损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和上传内容不实”,那么伊金霍洛旗煤管局局长阿日宾既然与内蒙古汇能集团尔林兔煤矿没有任何利益,为什么不用行动证明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为什么不用事实证明记者上传“尔林兔矿难瞒报牵出煤管局长涉嫌承包煤矿工程”帖子不实?
同时也警告自称是某报记者的郑姓男子,虽然近年来我国发生了不少什么进京和跨省抓记者以及报复记者事件,但是最终结果和法律站在正义一方,所以我不怕您恐吓和无中生有的投诉,即使是您真的对我采取报复行动,我想警方根据您与我通话的手机号码13366967048查找您,就是您逃到天涯海角恐怕也是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

其实,其间蹊跷不难窥测,无外乎这些事故的发生关系到了本应负有监管责任部门的责、权、利。——正是相
关部门的疏忽,放弃了本应坚守的责任,日常监管不到位,使得不该发生的事故发生。而失职的背后往往又隐藏着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黑幕,总之是弄虚作假、骗
取荣誉——凡此种种都见不得阳光,一旦事故发生,不可收拾,就只好死捂严盖,妄图瞒天过海,继续玩他们的“潜规则”游戏。倘若说贪利之心不能完全杜绝、侥
幸之心人皆有之,那么在“瞒报”的事情上,还有一种现象更值得注意的是,事故一旦发生,接踵而至的,“封口费”也成了一种非私利的政策选择,并与谋私利的
救赎保全手段相结合纠缠,成为没有契约的同盟,为“瞒报”营造出“流行病”的传播途径与病理环境。

新华网太原2月20日电(记者叶健)记者从山西临汾市政府了解到,蒲县宏源集团北峪煤业有限公司发生的顶板事故中,7名被困人员已全部遇难。

2008年,令山西省新闻界集体蒙羞的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被曝。新闻出版总署对有据可查的涉案人员60人给予了处罚通报,其中有4名新闻记者被给予处分,对查实的14名媒体相关责任人分别作了相应处理。

19日12时40左右,山西蒲县宏源集团北峪煤业有限公司发生一起顶板事故,7人被困井下。经过全力抢险救援,20日10时20分,7名遇难人员全部抢救出井。

在山西省,“封口费事件”不是个例,是潜规则。”“煤炭富了一帮人,毁了一帮人。富了披着新闻外衣的‘假、劣记者’,毁了真正的新闻人。”

目前遇难人员的善后处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2008年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余音未了,警钟仍在长鸣,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宏盛煤业下属的南峪煤矿又屡次惊现事故瞒报,并再次引发哄领“封口费”高潮:事故瞒报一2011年9月14日下午,44岁的白金照(小名二宝),被煤溜子戳死,煤矿和家属以90万私了。死者系柳林县王家沟乡梁家沟村人。事故瞒报二2012年1月10日早上7:30左右,39岁的机采工杨建荣,在工作时被机尾翘起夹在铁梁上致死。经查:死者系中阳县暖泉镇兰家庄村人,妻子杨瑞林现住在中阳县城内,家中尚有母亲和继父。

2012年元月13日夜间11时左右,矿方在陕西省吴堡县黄河大酒店203房间和207房间与死者家属以190万天价达成了私了协议,并另给了2万元的安葬费。14日,死着拉回家中。从元月12日起,闻风而至的各路媒体开始铺天盖地而来。12日和13日,矿方开始在太原市的漪汾大厦408室接待各路媒体。14日,发放“封口费”达到高潮。14号下午,在太原市平阳路检察院对面矿方一次性就付给了某媒体5000元“封口费”。按矿方的安排,媒体需要先到煤矿所在地进行登记,由保卫部门的韩科长先行接待,视媒体大小再安排郭矿长或郝经理分别处理“封口费”的多少。

“瞒报流行病”的直接病因是一种与“情为民而系、权为民而用、利为民而谋”背道而驰的为政心态——这种
心态所建构的政治逻辑是“罔顾民情、权为己用、利为己谋”,基于上述政治逻辑的治理生态必然腐败,而貌似偶然发生的事故也实则必然。因此,只有加大“瞒
报”者为其行为所付出的成本,并全面构筑有公众广泛参与的、透明的监督限权机制,才能惩前毖后,使得“瞒报流行病”的“病菌”和疯狂的“封口费”事件在阳
光下无藏身之地——继而真正树立起“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的社会
主义荣辱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