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较低端的钢铁产品仍然是产能过剩,  数据同时显示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7月下旬重点企业粗钢日产量175.69万吨,减量5.08万吨,旬环比下降2.81%。  数据同时显示,7月下旬统计重点钢铁企业库本旬末存量为1408.4万吨,较上一旬末增减少72.5万吨,环比下降4.89%。

解决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在政府多次的化解产能过剩和节能减排的政策和文件中,钢铁行业位居实施减量置换之首。尽管工信部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是下足了功夫,但结果大家都看得到,钢铁行业减产反而减出了历史新高。这不禁让人发问,这是场闹剧吗?  炎炎夏日,钢市处在传统淡季,需求疲软,成交不济;按理来说应该是最好减产的时节。但事实并不如人所愿,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原因,钢厂的生产积极性并未明显减弱。虽然高温天气对部分钢厂的生产会有些影响,但从月度排产情况来看,产量实际减少有限。据悉,萍钢、日照钢铁、永钢等在8月都有检修,但钢厂会通过规格调整、品种调配来弥补检修的影响。而受青奥会影响的南京钢铁,甚至早早储备了资源,市场投放并未落下。更有甚者,在检修的同时钢厂的产量反而较上月还有增加。例如:永钢棒线检修影响1.4万吨,不过螺线总量比上月增加3万吨左右,经销商订货量也没有减少。而萍钢高炉的检修影响铁水3万吨,总的螺纹排产比上月还小幅增加2-3万吨。  目前从钢厂成本和原料周期来看,大中型钢厂仍然“有利可图”,所以钢厂当前生产较为满负荷,因此8月钢厂方面整体产量依旧处于偏高状态。但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只会让钢铁行业在产能泥沼中越陷越深。因为短期的盈利并不能改变钢铁行业的困境,目前经济增长对钢材消费强度逐步下降,而钢铁产量却仍在增长,供大于求矛盾依然突出;钢价屡创新低,全行业主营业务依然亏损,生产经营形势恶化,资金链紧绷这已经成为钢铁行业的新常态。  今年上半年粗钢产量为4.1亿吨,同比增3%,平均日产量达到227万吨,粗钢产量年增长约3%左右。回顾以前在节能指标和行政问责步步紧逼的情况下,各地“拉闸限电,突击冲刺”的戏码屡屡上演,仿佛一幕一幕荒诞剧。在地方政府雷厉风行的手段下,确实有一大批中小钢厂被迫关停。但那“一刀切”的做法必然引发一些社会矛盾和不稳定因素。而从钢厂类型来看,多是民营小钢企,换句话说:死掉的都是小角色。这让人不怀好意的认为,难道以前的种种都是为了帮助大中型钢企排除异己,抢占市场吗?  也许这种说法有些偏激,但结果确实有这样的影响。现在工信部又推出新政策,通过实施产能置换来化解产能问题。这样一来,政府仅起监督作用,产能指标交易只在钢企与钢企之间进行;但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政策真正执行起来还有很多阻碍,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产能问题。  我们都知道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希望严峻的市场形势能够使企业切身感受到产能过剩问题给产业健康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认识不断深化。同时,也让那些烈日下依旧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降降温。

近日,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的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钢材市场的供大于求矛盾依然严峻,钢材价格持续下滑,全行业主营业务仍亏损6.6亿元。  中钢协预计,总体来讲,高成本、低价格和低效益的行业运行态势还将持续。  我国是世界第一的钢铁产能大国,但在产能利用率低,产能过剩严重的情况下,我国每年仍需进口超过千万吨的钢材,来满足市场需求,尤其是中高端市场需求。“低端过剩、高端不足”是我国钢铁业现状的生动写照。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国较低端的钢铁产品仍然是产能过剩“重灾区”,而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领域产能不足,我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特种钢材依然依赖进口。所以,目前我国钢铁企业的产能过剩也不只是绝对过剩,还存在着结构过剩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在2004到2007年三年期间,国内重点大中型钢企销售利润率基本保持在6%以上,2004年更是达到8.1%,“基本上吨钢的利润就有近每吨五六百元,使得钢铁行业出现‘产钢就赚’的行业现状。因此又有谁会再去提升产品质量来增加竞争力呢?”业内人士说。  但在2008年之后,由于国内钢铁产能增长过快,导致了利润率直线下跌,2012年仅为0.04%,基本上是8年前的两百分之一。  本报记者也了解到,有些实力雄厚的企业,虽然逐步走出了行业阴霾,开始发展提升产品质量,但国际市场的快速发展和壮大,使得国内钢企进展缓慢。本报记者经过梳理发现,当前仅宝钢、武钢、华菱特钢等为数不多的钢企才能生产出与国际钢产品相比的高端产品。钢铁产业除了面对产能过剩重压之外,还有很多困难。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宝钢董事长徐乐江表示,“新常态”实际上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既包括经济增速的放缓,也包括经济质量的提升。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4-2018年中国钢铁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分产品来看,从需求来看,我国经济增速稳中趋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放缓,下游的房地产、造船、汽车、机械、家电等行业发展缓慢,尤其2014年以来,除汽车、造船等行业表现较好外,房地产、机械等出现增速放缓迹象,这导致对钢铁需求拉动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