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上半年总体平稳,美国消费者增加了在纺织品服装上的支出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表示,近两个月,我国经济发展中积极因素不断增加,结构调整步伐加快,财政货币政策持续显效,发展动力和抗风险能力增强,有信心、有条件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此前几日,李克强总理在法国图卢兹与法国总理瓦尔斯共同出席中法工商峰会致辞时,也做了相同的表述,李克强说,中国经济上半年总体平稳,结构调整步伐加快,二季度主要经济指标、先行指标趋势向好。中国经济有能力实现7%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将发布上半年宏观经济运行情况的统计数据,上半年结束后中国经济运行情况会出现哪些变化?如何理解李克强总理所说的中国经济发展中不断增加的积极因素?或许都将在这份半年报中有所体现。  前瞻中国经济的半年报,笔者认为,至少可以确立以下几点基本判断:  第一,经济平稳运行的基本面并未改变。首先,农业生产平稳,夏粮丰收在望;其次,工业生产截至5月份与一季度基本持平,总体形势平稳。国家统计局发布的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2%,连续四个月微高于临界点,扩张幅度变化不大。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8%,比上月上升0.6个百分点,新订单指数比上月上升1.8个百分点,表明市场需求改善,非制造业扩张步伐加快;再次,居民消费价格、对外贸易等经济指标并未出现大的波动,贸易顺差一直保持较大规模(今年1—5月,货物贸易顺差为去年同期的3倍);最后,就业形势稳定。今年前五个月,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一直稳定在5.1%左右。  第二,经济发展中积极因素有所增加。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来自结构调整和财政货币政策的效果持续显现,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积极因素将成为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的信心。其主要表现在:  一是经济增长与企业运营环境有所改善。今年以来,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进一步加大,多措并举促进消费扩大和升级,国内需求增长明显。通过财税金融政策的支持,企业运营情况有所好转。5月份,工业生产增速小幅回升,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比4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比3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受降息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企业利润有明显增长。  二是经济结构调整的效果进一步显现。1—5月,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11.3%,比上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6月份PMI指数也表明,高技术制造业和消费品相关制造业的表现继续好于制造业总体水平,而高耗能行业连续弱于制造业总体水平。此外,服务业投资占比继续提升,1—5月,第三产业投资增速比全部投资快0.7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56.2%,比上年同期提高0.4个百分点;高耗能行业投资占比下降,1—5月,六大高耗能行业投资增速比全部投资低2.9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11.9%,比上年同期下降0.3个百分点。  三是新业态、新产品蓬勃发展。5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9.3%,增速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快29.2个百分点。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引领下,私营经济单元快速增长。受简政放权、加快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创新投资和融资的体制、机制等改革措施的激发,民间投资保持较快发展。1—5月,民间投资增速比全部投资快0.7个百分点。  第三,困扰当前经济运行的问题如周期性因素、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矛盾等并未得到根本解决,因此,虽然经济发展中出现积极因素,但经济下行的严峻形势与困难仍然存在。最突出的仍然是需求不足问题。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看,6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下降0.4%,降幅比上月扩大0.3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8%,同比降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从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看,新订单指数为50.1%,比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与生产指数差值有所扩大,表明需求增速慢于生产。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8.2%,也有所回落。资金紧张、市场需求减少仍是企业生产经营中的主要困难。尤其是中小企业,艰难的生存状态仍在继续。6月份,大型企业PMI为50.8%,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继续高于临界点;而小型企业PMI只有47.5%,比上月下降0.4个百分点,收缩幅度连续两个月加大。  总体看,对上半年经济运行的预期,既有积极因素之喜,也有风险扩大之忧。不过,没有更坏的消息就是好消息,从这个角度看,对即将公布的经济半年报,即便没有过大期望,但也毫无必要持更多的悲观。

2015上半年南通出口到美国的纺织服装贸易总额为1941万美元,同比下降22.6%;其中中美签署的《纺织品与服装贸易谅解备忘录》中规定管制的21类商品的贸易总额为763万美元,比2014年同期下降119万美元,降幅15%,首次出现进口量下降。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布的2014年度进口中国纺织品和服装报告,美国从中国进口纺织品和服装贸易总体保持增长趋势,但增幅减缓、市场份额降低。我国输美纺织品遭遇阻碍的原因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国内生产成本增加。由于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逐年上涨,我国纺织服装产业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失。以往代工利润可以达到加工费的15%,但现在已缩减至不足10%。同时,国内棉花市场与国际市场不接轨,国内外棉价差过大也严重影响着我国纺织工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二是东南亚国家低廉劳动力显优势。东南亚等地区正逐渐成为服装产能转移的聚集地,这主要是由于这些地区具有税收优惠、原料成本低廉、产业链条件成熟等优势。如阿迪达斯和耐克等知名外企陆续关闭了部分在中国的生产工厂,将产能转向越南、缅甸等地。与此同时,部分国内企业也开始向外转移,凡客从2010年下半年起就已将部分服装产能转移至孟加拉国。三是美国本土纺织服装行业复苏。美国政府考虑重建纺织业的回归大略,支持“美国制造”回归的提案。随着各项经济指标的增长,美国消费者增加了在纺织品服装上的支出,本土企业正在成为美国纺织业的复苏主力。美国超市巨头沃尔玛宣布采购500亿美元“美国制造”,主要是纺织服装和高档电器以支持美国经济。同时,美国纺织行业还出现投资热。日本东丽株式会社向南卡州投资10亿美元,开发新型碳纤维材料。中国科尔纺织集团也向该州投资2.18亿美元,创建年产达23万平方米的纺布基地,该公司打算利用当地原产棉纤维纺纱也用当地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劳动力生产,然后直接出口到中国。  面对新挑战,检验检疫部门提醒:中国服装纺织业亟须“腾笼换鸟”,实现产业转型和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塑造自有服装品牌。应加快高新技术研发,全面提升自身在亚洲制造业中所处的层级,为向高端产业链升级奠定良好基础。

异纤是指混入棉花中的对棉花及其制品质量有严重影响的非棉纤维和色纤维,如化学纤维、毛发、丝、麻、塑料膜、塑料绳、染色线(绳、布块)等。异纤具有含量小、危害大、不确定的特点。在纺织过程中不但难以清除,而且还会在清梳工序中被拉断或分梳成更短,更细以及更多纤维状细小疵点,使棉制品质量下降,同时导致布的染色不匀,影响外观。异纤的清除问题始终困扰着纺织企业,由于劳动力资源的短缺和工资成本的上涨,人工挑拣异纤逐步被智能化仪器或设备所替代,目前企业一般从原棉控制,清花工序异纤分拣机处理和络筒工序清纱三个阶段进行严格控制,力求能够最大程度的消除异纤影响。1.严格控制原棉来源解决异纤问题,首先要从原棉上控制,原棉中的异纤总量直接影响生产过程中的清除率及成纱的异纤量。应寻求异纤控制好、质量信誉高的原棉供应商,确保原棉质量。其次在原棉进厂后,在对原棉进行常规物理指标检验的同时,还应对原棉中的异纤含量进行抽检,按各产地原棉含异性纤维分类情况及公司内部制订的原棉异纤控制标准,将所购进的原棉按异纤含量进行分类,以便配棉。2.异纤机清除异纤目前国内外在清棉工序上异纤检测有光电检测和超声波检测两大类检测方式,其中光电式又分为光电管式、CCD二种方式,主要特点如下:实际应用中,由于棉花的遮挡、包裹以及噪声等诸多因素,导致虽然使用了异纤机,但仍有异纤漏过,检出率不高。所以企业开始实行
“一线两机”即两台不同型号的异纤机串联使用,通过二次开松与二次检测解决异纤遮挡问题,进一步提高异纤清除效果。棉花第一次经过异纤机后,清除大部分三丝,但仍有一些躲入死角、被棉花包裹、遮挡的三丝无法清除,棉流第二次经过异纤机,通过棉箱充分混合后,重新开松,确保将躲入死角的三丝均匀铺开,清除漏网三丝。3、自络清纱异纤把好最后一道关在自动络筒机上配置具有检测有色异性纤维功能的电子清纱器,发现异纤后对纱线进行切除,可有效去除异纤。它是在原光电式电子清纱器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光电异纤检测装置。此光电专门检测有色异性纤维。不仅能切除有色纤维和异纤,而且能切除无色异纤,能很好的解决漂白纱的异纤问题。纺纱厂对异纤的控制手段和成效是有限度的,解决异纤的根本办法是在棉花在种植、采摘与加工阶段加强管理,避免异纤的混入,希望国内棉花在采摘和加工环节能尽快解决异纤混入的问题,提升国产棉花的整体质量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