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应急救援、医疗救护、善后处理、社会稳控、事故调查等专班,榕拓焦化存在事故瞒报之说

洛阳榕拓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本文简称榕拓焦化)位于河南省孟津县平乐镇张盘村西,距洛阳市区约16公里,是当地一家大型焦化企业同时也是孟津县重点保护企业。然而自从榕拓焦化投产开始,张盘村三组村民的生活就被打乱了。夜间生产污染重张盘村三组郭存然老人的家正对着榕拓焦化的生产厂区。她反映称:“只要天黑了,焦化厂的废气的气味就会越来越重、越来越刺鼻。夜里快12点的时候,厂里的机器噪声就会很大,吵的人根本无法睡觉。”老人说,村里曾有人给环保局打电话投诉榕拓焦化,但每次都是电话一打完,环保局的人还没来,厂子的噪音就越来越小,那种刺鼻难闻的气味也慢慢淡了。而等环保局的执法人员到了,厂区的噪音没有了,气味也闻不到了……不仅如此,在张盘村三组也有村民反映,榕拓焦化经常夜里排放呛人的粉尘,第二天早上院子里、车子上、农具上都是黑黄色的粉末。生产事故频发企业拿钱“封口”如果说榕拓焦化生产过程中偷排废气、粉尘污染环境是企业环保意识不强所致,但为赚取高额利润,不惜牺牲员工生命,瞒报安全生产事故的违法行为又是为何呢?据当地群众反映,榕拓焦化2010年至今接连发生四起安全生产事故,都是“私了”,赔偿金额从第一起死亡工人的17万元,依次升级,至第四起死亡工人的赔偿已近60万元。榕拓焦化工人郭晓辉,今年40多岁,家住平乐镇张盘村11组,妻子李继红,女儿郭姗姗,家里经营有一个小商店。今年7月份上班时候因车间温度太高导致当场猝死。焦化厂为了隐瞒事故真相,私下协调赔偿了郭晓辉家属38万元,并要求其家人必须对外说是有病死亡的。榕拓焦化工人王献河,今年40多岁,家住平乐镇新庄村5组,妻子王慧娟,有两个女儿。8月份上班时候,被炉子里的火活活烧死。为瞒报事故、安抚家属,焦化厂又赔偿了近60万元。事故涉嫌瞒报监管部门调查未果针对此事,中国网向平乐镇政府安全生产办公室进行了求证。该办公室主任李龙回忆称,此前他听说有一个叫郭晓辉的工人死了,死因好像是病死的。他表示镇政府没有正式接到榕拓焦化的事故上报信息,他也没有接到关于王献河的死亡事故上报信息。那么榕拓焦化是否办理了安全生产许可证呢?李龙说:“这需要通过主管安全生产工作的陈副镇长,我管不了。”10月19日下午,中国网又向孟津县安监局通报了榕拓焦化疑似存在事故瞒报情况,并希望进一步了解事故详情。孟津县安监局办公室主任王鹏表示尽快将此事汇报给主要领导,调查落实后及时反馈中国网。10月24日上午,中国网就此事再次询问孟津县安监局并电话连线了该局副局长周远通。周远通说:“我们正在调查。”记者又问:“现在对此此事是否成立了调查组?调查结果何时能对外公布呢?”周远通突然挂断了电话。截止发稿之日,中国网再就没有接到孟津县相关职能部门关于“榕拓焦化存在事故瞒报之说”的任何反馈信息。被透支的安全隐患榕拓焦化被投诉两年间发生多起安全生产事故,绝非神话可以编纂,涉事企业用重金息事,一了百了的处理方式看似告慰了死者、安抚了生者,实际上是透支了更大的安全生产隐患。而当地监管部门事后故作闻所未闻,面对媒体便是无限期的“调查进行时”,监而不管、督而不查,长此以往透支的或许职能部门的执法公正力。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黄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分析,一些官员怕影响政绩,就会纵容瞒报。有些官员本身就与企业老板勾结,有利益关系,更害怕事故
曝光后丢了“乌纱帽”。无论不法分子打着多大的‘保护伞’,我们发现一起,就要检查一起,核实后严肃处理,绝不打折扣。文/桔梗

来自国家煤监局关于煤矿事故的通报:2011年上半年全国煤矿共发生瓦斯事故62起、死亡245人,其中事故多发地为湖南、云南、吉林、黑龙江、贵州、辽
宁、四川等省、市,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矿难中逝去、不仅留给家属悲痛的泪水,也带给社会巨大的经济损失和不稳定因素。刚刚过去的几日又一矿难惨剧发生在我
们面前——云南师宗“11.10”矿难,截至目前,已致34人死亡,事故发生后,媒体报到、政府严查、民众声讨,但却依然杜绝不了屡屡发生的态势,我们不
禁要问到底是什么导致事故的频发?我们又该拿什么去拯救频发的矿难事故?每次矿难后我们从新闻、网络等媒体获得消息,难道是已经麻木,似乎类似煤矿等事故的报到一经披露,后续跟进就有些滞后淡漠,似乎新闻价值在事故昭告天下后
便再无价值;政府惩办也总在第一时间行动,并最终给予相关当事人以最严厉的惩罚,可意义呢?仅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应对,如何不会有下一次更大灾难
事故的发生;民众的声讨对安全事故的发生本该是很好的警示,可群情民愤的声讨声也随着内心的“强大”而逐渐变得漠不关心,试问如此之麻木的心态怎能不导致
事故的频发?经过持续不断的矿难信息的“刺激”与“轰炸”之后,舆论和民众似乎正在面临着一个可怕的“心理抗痛期”,面对死亡我们似乎不再那么痛了,也不再易“怒”
了,蕴藏于内心的良知、同情、反省、悲悯,逐渐因为矿难的司空见惯,而衰竭消失。生命的本质是爱和尊重,麻木却让我们渐渐失去爱和尊重的能力,可事实是我
们的内心是有渴求的,回首汶川地震后的日日夜夜,无数天各一方、互不相识的人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共同关注,共同祈祷,共同承担,并最终战胜灾难。所以请
不要因频发而麻木,那样只会出现更频发的悲剧,任何的生命都是不可忽视的,不会因为已经有1000个矿工的死去,而不在乎下一个矿工的生命,何况他们还都
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亲人,只有当我们对生命持有“敏感”对矿难持有
“警惕”,才能对人生命的尊重给予强大的坚守。民众“敏感”生命可以营造生命可贵的社会氛围,形成强大的舆论监督环境,养成矿工自我保护的意识;煤矿主“警惕”矿难便不会唯利是图,陷矿工于违规的生产
作业环境;而对于政府监管来说若能时刻坚持“敏感”生命,“警惕”矿难就能在开采矿业前把好审查关,也能在采矿作业时督好流程关,还能在事故发生后再给予
最有警示作用的惩治。相信用我们的爱我们的尊重必定能拯救那频发的矿难事故。

新华网宜昌11月15日电(记者刘紫凌
冯国栋)15日14时许,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磨坪乡兴发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冷家湾煤矿发生一起瓦斯突出事故。据秭归县委县政府通报,矿难致6名当班工人被困。截至当晚23时,6名被困人员已全部找到并确认死亡,遇难人员遗体已全部运出井口。
事故发生后,秭归县委县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组建现场指挥部,成立应急救援、医疗救护、善后处理、社会稳控、事故调查等专班,进行救援和事故善后处理。湖北省安监局和煤监局相关领导也于当晚赶赴现场指导救援和事故善后处理事宜。
目前,事故善后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山西美锦集团太岳煤业股份有限公司 135万私了矿难
谁在隐瞒?

山西古县蔺润煤业瞒报矿难
新闻工作者赵主任发封口费

韩城市西沟煤矿:家属拿封口费死亡被隐瞒
记者追寻死亡名单

等等,如此多的煤矿事故,如此多的瞒报事故

到底谁能为煤矿工人做主????????????